關於部落格
談論文學、歷史、哲學、科學、武術、養生、郵票、錢幣、笑話、時事、奇聞異事等等
  • 50300

    累積人氣

  • 69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唐.施肩吾《島夷行》賞析

施肩吾島夷行賞析

(附談施肩吾島夷行》的史學價值)

                   

原詩

 

島夷行

 

腥臊(1)海邊多鬼市(2)島夷(3)居處無鄉里(4)

黑皮年少(5)學採珠(6)手把生犀(7)照鹹水(8)

                                

注釋

 

(1)腥臊:

1.腥臭腥臭的氣味。《荀子‧榮辱》:「鼻辨芬芳腥臊骨體膚理辨寒暑疾養。」唐李商隱楚宮:「空歸腐敗猶難復更困腥臊豈易招。」宋文天祥賈家莊:「行邊無鳥雀臥處有腥臊。」聞一多紅燭‧孤雁》:「光明底追逐者啊不信那腥臊的屠場黑暗的煙灶。」

2.泛指水產動物。《太平廣記卷三九引唐李玫記‧蔣琛》:「是知溺名溺利者不免為水府之腥臊。」

  

(2)鬼市:夜市

  1.唐代西域海西國的一種無人售貨的集市名。《新唐書‧西域傳下‧拂菻》:「西海有市貿易不相見置直()物旁名鬼市。」

2.亦稱鬼市子」。指夜市唐鄭熊番禺雜記》:「海邊時有鬼市半夜而合雞鳴而散人從之多得異物。」宋孟元老東京夢華錄‧潘樓東街巷》:「茶坊每五更點燈博易買賣衣服圖畫花環領抹之類至曉即散謂之鬼市子』。」俞樾茶香室三鈔‧鬼市子》:「按今京師有所謂黑市者殆即宋時鬼市子乎!」

(3) 島夷: 島夷在古代是對東南沿海島居部落的泛稱

在不同時期,其含義所有不同。分別為民族名、沿海居民、島國以及來自海外的入侵者等。 《書•禹貢》:大陸既作,島夷皮服。(大陸一帶已可以耕作,東方海島上的居民進貢皮製服飾。)唐•皇甫曾《送徐大夫赴南海》詩:求民瘼,城隅見島夷。宋•楊萬里《和鞏采若游蒲澗》詩:南中道是島夷居,也有安期宅一區。王闓運《貴州布政司使王君墓誌銘》:巡撫崧蕃公問疾,唯以島夷窺伺為慮。

南北朝時南北雙方統治者各以正統自居,互相詆毀,北朝稱南朝為島夷。《北史•序傳》:大師少有著述之志,常以宋、齊、梁、陳、魏、齊、周、隋南北分隔,南書謂北為『索虜』,北書指南為『島夷』。

島夷在宋元之際用來指代南海列島各國。如《島夷志略》。

明清時代指倭寇亦泛稱外國侵略者。含有鄙視意。

  明易《少保戚公繼光》詩:島夷蹂南土,兵氣慘不張。閉營百日練,戰士虎力強。

  清•黃遵憲《馮將軍歌》:何物島夷橫割地,更索黃金要幣。

 

(5)黑皮年少: 原住民皮膚很黑,而且年紀很輕。

(6)學採珠: 採奇珍異物也這個黑皮膚原住民只是個少年還在採珠非專業

(7)手把生犀: 手把,手拿著。生犀指活殺犀牛而取得的犀角

  南朝宋劉敬叔異苑卷七:「晉溫嶠至牛渚磯聞水底有音樂之聲水深不可測傳言下多怪物乃燃犀角而照之

(8)照鹹水:在海水中照明。

                               

賞析

 

施肩吾的島夷行一首收在全唐詩卷四九四中

 

  腥臊海邊多鬼市島夷居處無鄉里

    黑皮年少學採珠手把生犀照鹹水

 

細玩其詩第一句腥臊海邊多鬼市」,腥臊指海邊的氣味腥臊可以借代水族動物),然後又點出鬼市所以後面應該跟奇珍有關

在鬼市人與人不當面貿易有一種神秘感感覺好像是在跟鬼買東西此外,在鬼市容易買得奇珍異物

 

唐代行宵禁,一般地方應該沒什麼夜市但在荒涼的海邊,所謂「山高皇帝遠」卻有夜市,故夜市會很有神秘感宋朝時也有鬼市不過應係一般的夜市只是採用唐代古名罷了

 

第二句島夷居處無鄉里」,說無鄉里一說指島夷居處尚未納入唐朝的鄉里體制,另一說來自中土的人,很難東南沿海島居部落,找到自己的鄉里。又一說,人們神秘地出現神秘地消失

 

第三句黑皮少年學採珠」,黑皮少年因為原住民皮膚很黑採珠者採奇珍異物也可以拿去鬼市賣但他只是個少年還在採珠不是專業採珠

                    

第四句,「手把生犀照鹹水」,為什麼手把生犀呢因為燃犀角可以照見海底周凱澎湖雜詠二十首和陳別駕廷憲)〉詩云:「屈指何人先琢句算來惟有施肩吾黑皮年少紅毛種那見燃犀照採珠。」對施肩吾詩提出質疑的同時也告訴我們所謂的手把生犀一語指的是燃犀」,也就是手上拿著一個燃燒的犀角照亮海底以便採珠

 

  詩中明白指出是在腥臊海邊而非濱湖是手把生犀照海中的鹹水而非鄱陽湖的淡水由此看來日人藤田豐八島夷行是描寫鄱陽湖中島民生活其根據是不足的澎湖在古代又有澎蠡湖的別稱轉引自清光緒甲午新修台灣澎湖志卷一),不應和彭蠡鄱陽湖混同

  《西山志卷四劉少保外傳記載了一則故事綎初歸南昌),有賓客乙支思者島夷也能沒海中水宿三日;……黎載滿者湖盜也說明島夷是指海上的部族而非湖中居民

 

  島夷在古代是對東南沿海島居部落的泛稱陳碧笙也談台灣歷史地理中的幾個問題》,學術月刊1979午第6。),而在唐代則指福建沿海包括台灣及澎湖在例如文苑英華卷四五七便載有唐代乾寧三年公元896授王潮威武軍節度使在福州文中提到閩越之間島夷斯雜唐代人施肩吾的島夷行一詩中的島夷其活動範圍當在福建沿海

 

  日本史學家藤田豐八肩吾詩題島夷行》,不名澎湖因而懷疑這首詩不似描寫澎湖其實這正說明施肩吾的島夷行符合唐代行政設置範圍的實況澎湖嶼的名稱最初正式見於文獻記載是在南宋趙汝適寫的諸蕃志趙汝適曾任提舉福建市舶的官職他管理泉州港的對外貿易曾據實記錄有海島曰澎湖隸晉江縣而在唐代澎湖與台灣琉求),曾先後隸屬於嶺南道與江南道 引用(0)

 

山中人 | 18th Oct 2017 | 文史札記

施肩吾島夷行賞析

(附談施肩吾島夷行》的史學價值)

                   

原詩

 

島夷行

 

腥臊(1)海邊多鬼市(2)島夷(3)居處無鄉里(4)

黑皮年少(5)學採珠(6)手把生犀(7)照鹹水(8)

 

注釋

 

(1)腥臊:

1.腥臭腥臭的氣味。《荀子‧榮辱》:「鼻辨芬芳腥臊骨體膚理辨寒暑疾養。」唐李商隱楚宮:「空歸腐敗猶難復更困腥臊豈易招。」宋文天祥賈家莊:「行邊無鳥雀臥處有腥臊。」聞一多紅燭‧孤雁》:「光明底追逐者啊不信那腥臊的屠場黑暗的煙灶。」

2.泛指水產動物。《太平廣記卷三九引唐李玫記‧蔣琛》:「是知溺名溺利者不免為水府之腥臊。」

  

(2)鬼市:夜市

  1.唐代西域海西國的一種無人售貨的集市名。《新唐書‧西域傳下‧拂菻》:「西海有市貿易不相見置直()物旁名鬼市。」

2.亦稱鬼市子」。指夜市唐鄭熊番禺雜記》:「海邊時有鬼市半夜而合雞鳴而散人從之多得異物。」宋孟元老東京夢華錄‧潘樓東街巷》:「茶坊每五更點燈博易買賣衣服圖畫花環領抹之類至曉即散謂之鬼市子』。」俞樾茶香室三鈔‧鬼市子》:「按今京師有所謂黑市者殆即宋時鬼市子乎!」

(3) 島夷: 島夷在古代是對東南沿海島居部落的泛稱

在不同時期,其含義所有不同。分別為民族名、沿海居民、島國以及來自海外的入侵者等。 《書•禹貢》:大陸既作,島夷皮服。(大陸一帶已可以耕作,東方海島上的居民進貢皮製服飾。)唐•皇甫曾《送徐大夫赴南海》詩:求民瘼,城隅見島夷。宋•楊萬里《和鞏采若游蒲澗》詩:南中道是島夷居,也有安期宅一區。王闓運《貴州布政司使王君墓誌銘》:巡撫崧蕃公問疾,唯以島夷窺伺為慮。

南北朝時南北雙方統治者各以正統自居,互相詆毀,北朝稱南朝為島夷。《北史•序傳》:大師少有著述之志,常以宋、齊、梁、陳、魏、齊、周、隋南北分隔,南書謂北為『索虜』,北書指南為『島夷』。

島夷在宋元之際用來指代南海列島各國。如《島夷志略》。

明清時代指倭寇亦泛稱外國侵略者。含有鄙視意。

  明易《少保戚公繼光》詩:島夷蹂南土,兵氣慘不張。閉營百日練,戰士虎力強。

  清•黃遵憲《馮將軍歌》:何物島夷橫割地,更索黃金要幣。

 

(5)黑皮年少: 原住民皮膚很黑,而且年紀很輕。

(6)學採珠: 採奇珍異物也這個黑皮膚原住民只是個少年還在採珠非專業

(7)手把生犀: 手把,手拿著。生犀指活殺犀牛而取得的犀角

  南朝宋劉敬叔異苑卷七:「晉溫嶠至牛渚磯聞水底有音樂之聲水深不可測傳言下多怪物乃燃犀角而照之

(8)照鹹水:在海水中照明。

                      

賞析

 

施肩吾的島夷行一首收在全唐詩卷四九四中

 

  腥臊海邊多鬼市島夷居處無鄉里

    黑皮年少學採珠手把生犀照鹹水

 

細玩其詩第一句腥臊海邊多鬼市」,腥臊指海邊的氣味腥臊可以借代水族動物),然後又點出鬼市所以後面應該跟奇珍有關

在鬼市人與人不當面貿易有一種神秘感感覺好像是在跟鬼買東西此外,在鬼市容易買得奇珍異物

 

唐代行宵禁,一般地方應該沒什麼夜市但在荒涼的海邊,所謂「山高皇帝遠」卻有夜市,故夜市會很有神秘感宋朝時也有鬼市不過應係一般的夜市只是採用唐代古名罷了

 

第二句島夷居處無鄉里」,說無鄉里一說指島夷居處尚未納入唐朝的鄉里體制,另一說來自中土的人,很難東南沿海島居部落,找到自己的鄉里。又一說,人們神秘地出現神秘地消失

 

第三句黑皮少年學採珠」,黑皮少年因為原住民皮膚很黑採珠者採奇珍異物也可以拿去鬼市賣但他只是個少年還在採珠不是專業採珠

 

第四句,「手把生犀照鹹水」,為什麼手把生犀呢因為燃犀角可以照見海底周凱澎湖雜詠二十首和陳別駕廷憲)〉詩云:「屈指何人先琢句算來惟有施肩吾黑皮年少紅毛種那見燃犀照採珠。」對施肩吾詩提出質疑的同時也告訴我們所謂的手把生犀一語指的是燃犀」,也就是手上拿著一個燃燒的犀角照亮海底以便採珠

 

  詩中明白指出是在腥臊海邊而非濱湖是手把生犀照海中的鹹水而非鄱陽湖的淡水由此看來日人藤田豐八島夷行是描寫鄱陽湖中島民生活其根據是不足的澎湖在古代又有澎蠡湖的別稱轉引自清光緒甲午新修台灣澎湖志卷一),不應和彭蠡鄱陽湖混同

  《西山志卷四劉少保外傳記載了一則故事綎初歸南昌),有賓客乙支思者島夷也能沒海中水宿三日;……黎載滿者湖盜也說明島夷是指海上的部族而非湖中居民

 

  島夷在古代是對東南沿海島居部落的泛稱陳碧笙也談台灣歷史地理中的幾個問題》,學術月刊1979午第6。),而在唐代則指福建沿海包括台灣及澎湖在例如文苑英華卷四五七便載有唐代乾寧三年公元896授王潮威武軍節度使在福州文中提到閩越之間島夷斯雜唐代人施肩吾的島夷行一詩中的島夷其活動範圍當在福建沿海

 

  

日本史學家藤田豐八肩吾詩題島夷行》,不名澎湖因而懷疑這首詩不似描寫澎湖其實這正說明施肩吾的島夷行符合唐代行政設置範圍的實況澎湖嶼的名稱最初正式見於文獻記載是在南宋趙汝適寫的諸蕃志趙汝適曾任提舉福建市舶的官職他管理泉州港的對外貿易曾據實記錄有海島曰澎湖隸晉江縣而在唐代澎湖與台灣琉求),曾先後隸屬於嶺南道與江南道:《柳河東集26嶺南節度饗軍堂記》:唐制嶺南為五府其外大海多蠻夷由琉求珂陵……則統於押蕃舶使焉嶺南節度兼押蕃舶使又見方輿紀要95、99。)。從唐肅宗以後曾在福建設置節度使見全祖望鮚埼亭集外編卷四九)。唐文宗大和八年公元834上諭其南海蕃舶本以慕化而來……其嶺南福建及揚州蕃客宜委節度使常加存問……自為交易(《全唐文卷七五)。

 

  《新唐書南蠻傳記載合浦等地的少數民族被稱為俚僚萬震寫的南州異物誌廣州之南的蒼梧合浦等五郡地方數千里分佈著。《南州異物誌原書已佚宋代修的太平御覽曾援引該書的一些條文但是日本的藤田豐八教授只截取御覽珍寶部·一段不完整的話便斷定施肩吾島夷行詩所說的黑皮年少學採珠是描寫合浦的採珠兒這是難以令人信服的

 

  確實在古代合浦是收產珍珠的名地然而我國產珠並不限於合浦一地。《嶺外代答卷七珠池條除提到合浦產珠之外東海廣中產珠池

 

  台灣澎湖海邊盛產蚌貝之類產珍珠。《星槎勝覽記載琉求台灣及澎湖貨用珍珠瑪瑙磁碗之屬

 

  近代科學考察探明澎湖經台灣至菲律賓東方近海一帶產養殖珍珠所需要的黑媟貝為全世界八處盛產黑媟貝地區之一齊體物澎湖嶼海外遙聞一島孤好風經宿到澎湖蟶含玉舌名西子蚌吸水綸養綠珠……千百年來台灣澎湖的自然地理環境並沒有多大的變化。《隋書流求傳記載其男子用鳥羽為冠裝以珠貝其婦人懸珠於頸上以墨黥手為蟲蛇之文(紋身或紋手)嫁娶以酒肴珠貝為聘珍珠是這裡上等的裝飾品和禮物故台澎及福建沿海一帶的人民都重視採珠福州呼婦人曰珠娘其來久矣按任昉述異雲越俗以珠為上寶生女謂之珠娘:《閩小記》,收在小方壺輿地叢鈔第九帙。)。古代的高山族是由越族的一支發展而來的越俗還保持於高山族的生活習慣中文身以及以貝珠為裝飾等:《隋書·琉求()》。)。宋代汪大猷為泉州知府郡實瀕海中有沙洲數万畝號平湖指澎湖嶼),忽為島夷號毘舍耶者分佈在台灣西南海岸的高山族人奄至盡刈所種……公曰毘舍耶面目如漆黥涅不辨見宋代樓鑰攻媿集》。)。根據上述史料判斷施肩吾島夷行詩中的黑皮年少學採珠很可能是描寫島夷中的毘舍耶人古代的高山族)。

 

  施肩吾是渡海到達澎湖後根據他的實地觀察才寫出了島夷行其詩首句云腥臊海邊多鬼市所謂鬼市在清代的台澎還可看到其遺俗即人一死便結採於門其所有器皿衣物與生人均分留給死者應得一份其屍埋於床下三日後會集同社人將死者取出各灌以酒然後深葬見清代康熙年間修台灣府志卷七風土。)。又澎湖居民無水田可耕有草無木土瘠不宜禾稻或煮海水為鹽或採捕魚蝦蛤螺以佐食或治圃以自給引自清代修澎湖廳志》、《島夷志略》。)《澎湖紀略澎湖以海為田男子日則乘潮掀綱夜則往海捕鉤女子亦終日隨潮長落赴海拾取蝦蟹螺蛤之屬名曰『討海』這些就是腥臊海邊的寫照詩中另一句島夷居處無鄉里這正是澎湖島上人民的居住狀況澎湖嶼在巨浸中環島三十六如排衙然昔人多僑寓其上苫茅為廬引自清代修澎湖廳志》、《島夷志略》。)。詩中描寫的上述特點乃澎湖所獨有

 

    總之,施肩吾島夷行》不只是一首值得欣賞的文學作品,更具有特殊的史學價值。

 

本人曾跟太極宗師之入室弟子及

      北京氣功師學習,練功接近四十年。

願教授

   (1) 健身氣功

八段錦、 易筋經、鶴翔樁、

丹田命門呼吸法及運轉法、

         打通任督二脈

(2) 楊式太極拳(包括推手、用法及內功心法)

只在香港屯門黃金海岸任教。

有緣者請電 9556 2149

(可用what’s app 聯絡)

電郵: lsw123456@gmail.com

  梁先生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