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談論文學、歷史、哲學、科學、武術、養生、郵票、錢幣、笑話、時事、奇聞異事等等
  • 50300

    累積人氣

  • 69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夢回西營盤

夢回西營盤

 

            西營盤是我出生後至二十多歲生活和學習的地方。          

    西營盤(英語:Sai Ying Pun)是一座山城,位於香港島西部,與半山區及中上環接壤,為香港最早期發展的住宅區及學校區。西營盤可說是香港歷史最悠久的地方。香港開埠的百多年前,英軍在佔領角以西的西角(West Point)一帶築起軍營,故此地有「西營盤」之名。西營盤是融匯香港歷史、展現華洋雜處樣貌的大眾生活區。在地區行政上,西營盤屬於中西區,位置為上環以西,石塘咀以東,般咸道以北,維多利亞港以南,即大約由嘉安街至威利麻街位置。

                       

    在西環海味街,即德輔道西街後面,藏一塊方方正正的社區——西營盤,其中擁有一條被稱為全香港最斜的街道——正街,可以由南面半山一直往北俯衝進維多利亞港,汽車在下坡時也要盡量慢駛,行人要上斜當然辛苦,即使下斜也很吃力。據城市研究者建築系碩士何尚衡所說,西營盤是香港最早發展區域之一,鄰近中、上環,本應有很大的發展潛力,但由於面積較細、加上地勢陡峭,交通不便,所以商業發展較緩,街舖相對較多,舊街老店亦得以保留,互相依存形成一個社區。

                                                                                   年代久遠的西營盤正街

 

    西營盤的巷里特色一直為人稱道,目字形的街道,地勢由低至高數起,橫向的是第一街、第二街及第三街,第四街因為意頭不好,索性改為「高街」,豎向的是西邊街、正街和東邊街,建築物樓下為街舖樓上為住宅。舊時是地勢愈高愈富有,住在高街的是家境優裕之人,再往上走如般咸道,就是半山區有錢人了。

 

    1841年5月,英軍佔領香港島時,到處荒蕪一片,根據《香港憲報》公布的人口統計,香港島當時的總人口只有7450人。早於1850年代發展的西營盤有如香港歷史的縮影,其城市空間見證了香港的發展歷史。在19世紀中期,英軍在1841年1月26日便是在西營盤登陸,位置為現時的水坑口街。西營盤因地理環境有良好軍事優勢,位處海邊及山勢陡峭,香港政府選擇了西營盤作為英軍軍營,成為來自印度的孟加拉志願軍駐紮的營盤,駐有八百名印籍士兵,營地位置是今日水街山邊。1842年《廣州周報》就香港建設規劃就有如此報道:「沿北面海灣由西往東約四英里,東面是怡和洋行的建築物所在的半島,西面是孟加拉志願軍駐紮的營盤,一條馬路聯結東西兩據點。」這裏所指孟加拉志願軍營盤,便是西營盤。

 

    西營盤在一八五○年代香港開埠初期便開始發展,因地理環境有良好軍事優勢,位處海邊,山勢陡峭,成為英軍軍營。

 

太平天國難民潮

 

    在中國發生的太平天國起義使局勢十分動盪,因此觸發了自香港開埠以來首次的大規模難民潮。為了逃避戰火,大批難民自太平天國起義後紛紛湧入香港,在1848年,香港島人口僅21,514人,但及至1853年,人口已增至39,107人。有關的人口增長持續至後來起義軍實力減弱而相應回落。難民當中包括了一批富有的華商,這批華人富商與清廷及當時的香港殖民地政府都關係密切,其中最為重要的人物要數李陞一人,李陞早年活躍西營盤一帶,李在政府開始發展西營盤時,跟隨大哥李良來到香港創業,並於1857年在西營盤一帶大量買地,除了興建碼頭、倉庫、開設銀號外,還通過轉賣土地和房產賺取巨額利潤。李陞是第一個在香港發展房地產的華商,在李良去世後,李陞就成為了族中領袖,開始大規模進軍房地產市場,參與政府的填海計劃,建成了李陞街和高陞街等。1889年,英資地產公司置地成立時,李陞成為了該洋行的股東兼董事,左右逢源於港府以及清政府之間。李陞對於西營盤的發展有著莫大的影響。

                                                            

                                                                 李陞小學

    西營盤近海地方與貿易相關,遠洋帆船或蒸氣船在近岸地方停下,就靠舢舨運貨物上岸;維修、貨運等活動一直伸延至堅尼地城,不少居民都在碼頭一帶上班。而市中心有很多售賣海味和中藥材的店鋪,一直發展至今。西營盤一帶,自皇后大道西一直向山上發展,劃出了第一街、第二街、第三街和高街,兩邊則以東邊街和西邊街為界,而正街則為這個區域的中心點,形成了一個「目」字形的街道規劃。此外,西營盤亦是首個有妥善公共服務的區域,建築富殖民地色彩。

 

    二戰期間,香港淪陷,西營盤的社區建築遭受戰火破壞,民生亦受影響。戰事平息後,樓房重建,這區亦算復原快速,往後亦見證香港工業轉型、移山填海等。

 

豪宅高檔商舖進佔

 

    到了今天,走在西營盤的街道上,不免有點唏噓。在第一街,眼下所見,空置的空置,伶仃的伶仃,正在興建的港鐵站對面,只餘下樓梯底的小雜貨店,已無當年的巷里熱鬧,顯得有點落寞。而西邊36A現為西區社區中心(我少時在這過集郵組、棋藝組和乒乓球組等活)前身是建於1922年的贊育產科醫院,富有歷史價值,斜對面卻已有新樓「星鑽」地盤。而自從五年前屋苑縉城峰建成後,成為豪宅標誌建築,一下子佔去了半條街,外邊圍起矮牆,裏面是西式高檔超市,以前隨街坊需求所開設的街舖沒有了。第三街的老舖也只餘寥寥幾家,街坊主要光顧正街街市或西營盤街市,新與舊中式與西式,互相衝擊。至於高街,更是意法日韓餐廳林立,走兩步便有一家,「超值」午餐也盛惠百多元,如今大概只剩下西邊街還有一點老香港的味道。隨西營盤站落成,樓價租金水漲船高,收購浪潮不斷,雖然這裏店舖業權分散,集體收購有一定難度,加上地勢不易作大型商場建設,但港鐵站開通後,外來人流湧入,也有隱憂會發展成另一大型商場,老舖會愈來愈少。

 

 

 

 

 

                  西區社區中心 

 

 

薄扶林道

 

    薄扶林道歷史上屬於群帶路的其中一段,早於香港開埠前便已存在。1846年,政府根據群帶路的基礎,修建連接維多利亞城至香港仔的道路,薄扶林道即為道路的主要組成部份。

 

    薄扶林道歷經多次擴闊,部份彎位也被拉直。較明顯的是現時士美菲路交界(當時兩者尚未連接)至摩星嶺道交界的一段薄扶林道大彎位於1980年代初的被擴闊工程拉直,更於1990年代末增建士美菲路下車道連接薄扶林道。1980年代初的擴闊工程,使薄扶林道山道以南一段全面四線來回行車。而於2000年代初,薄扶林道近瑪麗醫院一段亦進行大規模改建,設立分層交匯處與沙宣道及碧荔道交匯。

 

山道

 

    山道於昔日又俗稱為希路道。山道途經的長發大廈所在地,昔日有石塘咀最著名的四大風月場所,即「詠樂」、「倚紅」、「賽花」、「歡得」,盛極一時。亦因上述原因導致香港大學的選址問題曾於香港立法局展開激辯。

 

水街

                                  

                                          約1980年代的水街

    水街的中間原有一條大型的明渠,把山泉水帶到維多利亞港,水街因此得名。後來明渠被覆蓋,發展成步行街。後來步行街又變成行車街道。在1980年代至1990年代,水街仍有流動熟食小販車和固定的菜檔。在樓梯底至第三街的一段,因為鄰近聖保羅書院李陞小學聖類斯中學學校,流動熟食小販檔常在學生下課時駐守該處,等候他們光顧。而在皇后大道西至第三街一段的水街人行道則有固定菜檔,方便附近居民買菜,不用走至石塘咀街市正街街市。不過隨著香港政府不再簽發流動小販牌照,以及加強打擊無牌小販,整條水街已變回普通的街道。於2000年代,水街沿路開設了三所酒店。西營盤交通方便,鄰近中環中心商業區,為旅客提供較為便宜的酒店服務。

 

每年盂蘭節期間,水街有一街坊社團,會組織盂蘭節拜神燒衣紙活動,理由是水街斜坡有大貨車撞倒大排檔,死傷多人。水街盂蘭節正是為燒衣給亡魂,令街坊得個安心。按警方資料,此一社團每年公開集資活動,未有依例向社署申請。由於是項慈善活動由來已久,捐款又非強迫性質,西區警署無收到報案,所以警察只是口頭忠告組織單位,備案了事。

 

    高街盡頭可見國家醫院外籍護士宿舍遺址,這一座建築物建於1892年,建築物設計富殖民地風格,外圍是拱形長廊及護土牆,斜尖屋頂蓋以瓦片,由於當時香港極為缺乏醫療人材,華人普遍醫學常識貧乏,華人生病時多到廟宇內祈福,拿些香爐灰當藥。英國政府遂以優厚福利作招徠,從英國及其屬土招外藉醫療人員來港,又在1892年於西營盤興建寬敞的國家醫院護士宿舍。1940年代,國家醫院東翼落成。至1941年,建築物不再作外醫療人員宿舍之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大樓才改作精神病院。至1961年,青山精神病院落成後,院舍遂改作日間精神科門診部。1971年以後,建築物被閒置,直至1990年代,政府決定保存其外牆,現只留下麻石外牆和迴廊立面。建築物則改建為西營盤社區綜合大樓。

                                

                                               西營盤社區綜合大樓

 

    1894年5至10月香港鼠疫爆發,當時許多華人鼠疫病死,導致二千人以上喪生,成為香港開埠甚至有記錄至今最多人死亡的瘟疫,香港三分之一的人口逃離香港。此後至1926年的30年間,鼠疫幾乎每年都在香港出現,總共導致超過二萬人死亡。華商建議在附近的更練館(類似民間自衛隊的辦公室)設病床,予鼠疫病人接受治療,其後政府撥地興建西約華人公立醫局,為居民提供治療。西約華人公立醫局的會址在1909年落成,在1938年,醫局改為醫院職員宿舍。西約華人公立醫局的會址後來作為了長春社文化古蹟資源中心。

 

二十世紀初

 

    受到鼠疫的影響,殖民政府開始積極在香港興建新式醫院、學校及醫學院,培育華人醫療人才,以減輕政府要對外招聘醫生的負擔。西營盤亦是多家香港名校的發源地或所在地,其中就有英皇書院聖保羅書院、聖士提反女子中學拔萃女書院拔萃男書院聖士提反書院等。1903年,香港政府又訂下了「四環九約」,西營盤範圍位於西環的第三約。1922年,在西約華人公立醫局旁建成舊贊育醫院,提供西醫接生服務,這建築物曾經是贊育醫院三部分建築物的其中一,在瑪麗醫院落成前,又作為香港大學婦產科的教學及實習醫院。克寧醫生(Dr Alice D. Hickling)就是首位來港的女醫生,她有份建議成立贊育醫院,亦致力培訓華人助產士上門接生,有些助產士學成出山,在外開設留產所,讓西醫接生遍地開花。舊醫院門外有「好生之謂德,保赤以為懷」對聯,出自清朝遺老香港大學中文系系主任賴際熙之手,而門頂上的「贊育醫院」則由另一清朝遺老陳伯陶題。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轉營為贊育社會服務中心,而贊育醫院則遷至醫院道。舊贊育醫院大樓已被古物諮詢委員會評定為香港一級歷史建築,現時作為一個多用途的社區會堂。香港基督教崇真會救恩堂則座落於西邊街高街交界,基督教香港崇真會救恩堂成立於1852年,由瑞士巴色差會之宣教士所成立,如今的堂址於1932年重建,這座基督教教堂現已被列為香港3級歷史建築。從西邊街再往上走就是位於半山般咸道,已被列入法定古蹟英皇書院

              

                    潮商小學

                                                                  

                                                     用Lego 積木砌成的   聖保羅書院

                                                                                 英皇書院

1970年代中期薄扶林道香港大學彎角, 近潮商斜對面。

                                                    今日的香港大學

    西營盤社區綜合大樓下,便是佐治五世紀念公園。佐治五世紀念公園建於1936年,其命名是由於當年英皇喬治五世駕崩而起。公園外牆是由古老大麻石建成,北臨以大量古老細葉榕樹而聞名的醫院道,公園設有一個標準足球場,以及兒童遊樂場等。

                                       

                                              佐治五世紀念公園

    現時香港有不少人稱西區警署為「七號差館」,此稱呼可以追溯至1870年代。當時香港島共有9間警署,於中央警署(今舊中區警署)落成後,位於西區的警署,根據落成日期而順序編為七號警署。

 

    多年來七號差館曾經過數次搬遷。第一代的七號差館於1858年啟用,位於皇后大道西與薄扶林道交界。於1902年,第二代的七號差館遷往附近建於德輔道西的海員宿舍舊址。第三代,即現時的西區警署,是於1952年落成的。該處鄰近第二代的七號差館,原為聖彼得教堂。第二代的七號差館則被改建為西區警察宿舍,現時位於西區警署內。

 

本人曾跟太極宗師之入室弟子及

北京氣功師學習,練功接近四十年。

             願教授

         (1) 健身氣功

     八段錦、 易筋經、鶴翔樁、

     丹田命門呼吸法及運轉法、

      打通任督二脈等

        (2) 楊式太極拳

    (包括推手、用法及內功心法)

    只在香港屯門黃金海岸任教。

     有緣者請電 9556 2149

    (可用what’s app 聯絡)

   電郵: lsw123@gmail.com

    梁先生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