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談論文學、歷史、哲學、科學、武術、養生、郵票、錢幣、笑話、時事、奇聞異事等等
  • 50300

    累積人氣

  • 69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民國奇人--四川「劉神仙」(下)

民國人--四川劉神仙()

 

上海相命

 

    1940年冬,劉神仙到了上海。時范紹增(川軍第27集團軍第88軍軍長)在上海,同杜月笙等人關係密切,范把神仙介紹給杜。由杜出面為其地面京路大慶裏覓一公館,自此,神仙便在滬上張幟,以「相天下士」為名,恢復了「司馬季主」(古代善卜者)的身份。上海的十里洋場,華夷雜處,富翁商賈雲集,揮金如土者,比比皆是。劉神仙一張幟,便轟動滬上,杜月笙、范紹增為劉從雲定潤例:每相一命,金一兩。
                                                   

                                                                         杜月笙

 

    相命之時,劉從雲端坐廳中,不再穿道袍,而是自穿狐裘,外罩貂襯,銜雪茄,身後有弟子四人,身穿西裝革覆,為其記相者的生辰八字。劉從雲對相者觀一會,說一句,吸煙一口,其派頭之大,令人瞠目咋舌。時有陳公博(汪政權政要)兒奉陳之命,密來神仙處,求神仙卜陳吉凶。因陳為南京政府之要犯,不能前來,只將其生辰八字帶來,劉從雲掐算了一番,又要來人代陳說出一個字,以便指算。來人隨口說了個「琴」字。劉從雲略想一下,說:「琴,二王壓一人,人也就沒有根基,此為大凶之兆。二王者,國共兩黨也,國共黨都要懲處陳,陳又沒根基相護,恐性命難保。」
                    

                                     陳公博


    其實對陳公博的漢奸結局,不用劉從雲講,國人都能斷定陳的下場。但經過這使神仙一說,似乎陳之死是板上釘釘子。劉神仙在滬間,名聲大噪,門庭若市,一般平民,縱有金銀,亦難得見其一眼。

 

武術家萬賴聲的回憶:

 

    「民十四年乙丑(1925),余就讀小學,隨父旅居北平之西城。父行醫為業,一日出診,於西直門乘電車。起站,車甚空,因坐於門一坎,旋一老者接踵至,傍父而坐。車空傍身而坐必有因也。時嚴寒,衣重裘,擂雙手入袋內,諦視之。見老者鶴髮童顏,衣青布單衫,虎虎有生氣,不覺肅然起敬。……二人遂易坐交談,告以行止,且自言亦精歧黃,善治『斫頭絕症』。車行不數站,老人曰:『明日當造訪』,遂從容而去。……

    「劉神仙」曾在家住了一段日子,於是萬賴聲記錄了他的一些軼事:

 

    「劉神仙有三不語:初見面問貴姓,但劉,問台甫(名字),則不答,一不語也;問貴處,神仙川陝口音,亦不言何許人,二不語也;問高,年年均五十,蓋忘其年久矣,三不語也。以是人莫詳其身世。……
 

    師(:初時劉神仙未收杜心五為徒,故此處『劉師爺的稱謂。)住余家,先日出而起,必外出步行至九時始歸。或進羊奶沖雞蛋三枚,或啖白粥小菜,亦甘之如飴,從不偏食。正餐取園中蔬菜,或玉米數枚壓碎,用水發開,冬菇數枚,菜心幾片,煮熟製成美味羔,食者無不稱讚,從不浪費。一日師入門,見蜘蛛網懸門上,欲除之,師止曰:『他不礙我,我不礙他,雖蟲蟻不可傷其命。』一日師外出數日未歸,歸來衣服積滿塵垢,一身紅斑膿血,狀似乞丐。入內盤坐約半小時出,振衣濯足,一身皮膚潔白如嬰兒,適所見膿瘡不知何往,容光煥然一新。」……
 

    慈利杜公,字心五,見宅院空曠而喜其幽靜,遷來住前廳。公亦劉神仙弟子,揮塵清談,始知劉神仙未來余家時,原住杜家。時寓西直門醬房大院,杜公已不談武術,轉嗜書法。一日,師謂『早出見何紹基(清代詩人及書法家)真跡,在東直門某處。』公聞言亟欲同往一觀。曰:『來朝再散步去。』次晨同出門。行漸速,專走僻靜巷道,穿北海過王府井大街達東城,神仙在前,但見衣袂飄飄,其行如風。杜公本擅長輕功,發足狂奔力追,終距一箭之地莫能迫及。至城邊一門一首,呼曰:『字在此矣,希細玩之,失陪了』。公至近視之,見人家舊門聯,根本非何紹基筆跡,始悟神仙和(杜心五)戲謔,但欲試其足勁耳。公談及劉神仙故事頗多,每道及行事出人意表處,則若有憾焉!


                                                        

                                                                               晚年杜心五

    「又曾聞劉師爺(因杜心五尊之為師)之在陝西時,遇匪徒數十,劫行商於途,師爺一人與搏,徒手擊斃二十餘人;有持棍棒刀槍者,擊其身,以手格之,如觸電纜,連器械和人擲出丈外。雖說是搶劫,但無人作證,盜方說是尋仇,互相鬥爭,今為老者打死這多人,扭送官方,要依法處理。那時,官府昏庸,一聞是人命官司,即將老人押入監牢,待查而已。

 

劉師爺入獄時,對管理監牢者曰:『你們將我關進來,如果不用你家道台的八人大轎接我出去,我是不肯出監牢的。』聞者皆竊笑。大約不到三個月,已值夏日炎天,道台有獨子,年才弱冠,得急症遽(突然)死。於是道台夫婦,悲痛莫名,全府上下皆波動,已買好棺木,將要下殮。劉師爺謂管監者云:『你們忙亂什麼?』曰:『你當犯人,何問這些?』曰:『你試言之,我可以管得了。』乃告以道台之獨子死了。曰:『曷()不請醫診治?』曰:『急症,醫治無效。』劉曰:『我能治活,你看如何?』牢者曰:『此非兒戲,如治不活,將要殺頭呵!』劉曰:『正如你言,治不好,輸這顆頭。』拍拍脖子以示之。牢者驚喜,道台夫人正呼天喊地,慟哭覓死之際,牢者進陳,有此奇醫事,夫人止哭轉喜,告知道台。道台不信,繼念試之亦無妨,乃對監者曰:『即治不愈,亦不殺頭,命其試之!』飭(命令)即告知牢者,可偕其前來!牢者急告知劉。師爺曰:『我非進監時告訴過你,如欲我出,當用你道台八人轎抬我始出否?』曰:『這是官轎,非奉上諭和辦重大公事不能用,焉能使得?』劉曰:『那我就不去。』牢者以告知。道台說:『不僅不能坐這大轎,坐大轎還要開中門,我當肅衣冠出迎,如接聖旨,焉能作得,可予四人小轎。』牢者返告,劉不可,非大轎不行。於是夫人大發脾氣,於()道台拼命。訴說:『你有多大官銜,老來只此一子,見死而不救,重視此轎何為。』以頭觸道台,將與尋死。道台無奈,答應照辦,但這樣排場,如治不好,就要真殺頭了!即轉告老頭子,自己要考慮。即派大轎,開中門迎接!直抬到高廳,道台肅迎。師爺下轎,看過死屍,問『已死多久了? '曰:『昨夜斷氣,現已黃昏,將一整夜矣。』曰:『不妨,我能治活,但有幾件事,要辦到。』道台曰:『請言之,當可照辦。』劉:『一為請在近鄰找一間空房,為土地。另備蘆席兩條,冷水一擔,瓢一個。二為此宅主住人,只要今天一晚,遷於他家。三為距此宅一百步內,不許有雞鳴狗吠聲,今晚不許有人前來此處,明天歸還你的愛子。』道台疑信參半。諾諾連聲說:『這個條件再好辦不過了。』即時下令,派兵於近領周圍,斷絕交通,並搬走雞犬,其他一切照辦。遂將屍體抬至該室,置席上;水一擔,瓢一個,均齊備。劉令關門,他於屍體同居室內。怎樣治法,不得而知。翌晨啟戶,劉偕此子,一同外出。此子見其父母,相與擁抱,喜慶更生。問他這兩天經過?曰:『如在夢中,醒來,只見老人在側,他扶我起立,遂一同啟戶而出也。』從此,人皆以神仙呼之。非神也,以其術之近於神耳。

 

我(萬賴聲)在一九二八年秋,初版《武術匯宗》時,已為諸師作好小傳,請師爺去照相。他說:『不照!我素來不照像。』我照例星期日,即在杜師家午餐,只我師等三人。師爺甫食畢,擲箸而起,指杜師:『癲子!快去快去!要照像!』迫不及待,出門僱人力車,到指定照像館,拾級登樓,回首顧余曰:『你這書行世後,要出大名,很受歡迎,我特來照像,為你增添色彩呵!』我將赴南京國考,原不擬留在外省工作,仍回校再練三年,我以此意請問師爺。他說:『你回不來了,你要到外面饒個大圈子,以後才回來的。』凡其所言,以後均驗。國考後,即為李濟深請至廣州創辦兩廣國術館,從此改行,提倡武​​​​術,週遊南省,三十年未得重返北都,噫。

 

世上真的有神仙嗎?

 

從上可見「劉神仙」精通醫術、氣功、武功和輕功,而其預言多次能,確是奇人;但他卻不是真正的神仙,因為1953,劉神仙在成都人民政府逮捕1955年12月,成都市中人民法院以反革命罪判劉神仙死刑,期二年行。1957年2月12日,在保外就中病死。

 

本人曾跟太極宗師之入室弟子及

北京氣功師學習,練功接近四十年。

願教授

(1) 健身氣功

八段錦、 易筋經、鶴翔樁、

丹田命門呼吸法及運轉法、

打通任督二脈等

(2) 楊式太極拳

(包括推手、用法及內功心法)

只在香港屯門黃金海岸任教。

有緣者請電 9556 2149

(可用what’s app 聯絡)

電郵: lsw123456@gmail.com

梁先生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