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談論文學、歷史、哲學、科學、武術、養生、郵票、錢幣、笑話、時事、奇聞異事等等
  • 50300

    累積人氣

  • 69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鐵臂沱南俠」韓其昌

鐵臂沱南俠韓其昌

                                                

    韓其昌,字世傑,人送綽號沱南俠,是五式梅花樁後百代的第十六代傳人。韓其昌1895年陰曆9月21日生於現河北省深縣城東五十里的院頭村。1988年9月1日於北京,享年93歲。


  清朝末年,武術在民間流傳的很是盛行,韓其昌出身貧苦,自幼在家務農。十歲那年,院頭村的兩位鏢師告老還鄉,一位是飛刀王玉棟,一位是大杆子韓玉亭。兩位鏢師閒暇時在村中開設了個拳場,村的孩子們習武練拳。韓其昌自幼十分喜愛武術,一心著了迷想學拳練武。無奈父親不允,說道:練那玩意不頂吃不頂穿,不如學點手藝養家立業。莊戶人家天明即起、天黑即睡,老父親便關門上閂,不再讓他出去。韓其昌年齡雖小卻很有心計,待家人都睡熟之後,便起身拄根長棍越牆而出,到拳場去學拳。天天如此,竟然瞞過了父親,等到他父親知道時,韓其昌在方圓幾十里地內已經小有名氣了。


  韓其昌在本村所學的是少林派戳腳門的拳術器械,傳拳的兩位老師都是師承饒陽的李老遂先生。韓玉亭是韓其昌的本家伯父,見侄子好武入迷,指點的格外仔細。之後,韓其昌在王玉棟、韓玉亭兩位老師的引薦下,又拜了著名的戳腳門名家李題名先生為師,繼續深造。李題名老師曾在北平城會友鏢局當鏢頭,保鏢三十餘年,六十歲上告老還鄉,在家教拳。李老師身懷絕技,一趟連環對劈套刀深得精髓,在北平城保鏢時,曾有梨園名家出重金要學這趟刀法,他也沒有同意。李老師還有一趟對奇槍,也是世間罕見。李老師很喜歡韓其昌,將這兩趟看家的功夫悉數傳給了韓其昌。


  深縣縣城裏有位形意拳名家史連生老師,與韓其昌的父親交往甚篤。有一日,史老師向韓其昌的父親打聽起院頭村有個韓其昌是否認識,韓老父親笑道:那是我的兒子。史老師請韓老父親將其約來相見,韓老父親滿口答應下來。這一天,韓其昌在老父親的陪同下來到史老師家,史老師熱情地接待了他們爺倆兒,談起武術十分投緣。史老師看了韓其昌的戳腳門功夫後十分賞識,就由韓老父親舉薦,史連生老師為師學習形意拳。
  韓其昌18歲那年,深縣大尹村舉辦廟會,邀請當地有名的把式(
武師)前去練武慶祝,韓其昌也應邀前往。在廟會上,韓其昌表演了一趟護手雙鉤,十分精彩,觀眾掌聲不斷齊聲喝彩。

 

    會上有兩個十三、四歲小孩的對打吸引住了韓其昌,幾經打聽,才知道孩子們練的拳是梅花樁拳,源自武強縣北溪村。當晚,韓其昌一夜未眠,第二天一大早就趕到北溪村,經人指點,找到了北溪村教梅花樁拳的老師尹墨池家。尹老師非常熱情地接待了韓其昌,問明來意後,尹老師便和韓其昌一道談起了武術,尹老師稱讚韓其昌的護手雙鉤練得好。閒談間,韓其昌見院中有個十三四歲孩子在練拳,尹老師便引韓其昌到院中,將小孩叫到面前,向韓其昌介紹道:他叫尹四多,是我本家侄子。隨後讓韓其昌與四多過過手。當時韓其昌言語很謙虛,但心中實在沒把這個小孩放在眼裏,雙方抱拳拱手、後退兩步亮門戶,擺行門,邁跨步交上了手。這一動手,韓其昌心中一驚,沒有幾個照明,就被對方給撂了個筋斗。起身再鬥,又沒有幾個照面被對方給撂倒了。尹老師叫住了雙方,遞上兩把竹板刀,說道:你二人比比刀法讓我看看。韓其昌接刀在手,二次與四多交手,這次沒幾個照面,四多的刀便被韓其昌給擊掉了。尹老師笑道:四多,你的刀不行,還得練啊。隨後請韓其昌進屋,韓其昌當即跪下說:您收下我這個徒弟吧!尹老師說:你要是喜歡,就跟著練吧,入師的事以後再說。從此,韓其昌每天跑十二里路學習梅花樁拳。因為他沒有入師進門,不算正式弟子,只能學習基本拳架,梅拳中稱之為拉架子,不教應用手。


  就這樣一過三年,在學習中韓其昌逐漸解梅花樁拳的拳史。按梅花樁的拳譜記載,有史可查的,是發展明代,早先時是在一百零八根木樁上進行練習,無論單練還是對打都在樁上。這一百零八根木樁的擺法很有講究,樁高距地面三尺三寸,樁的直徑為五寸,樁與樁之間的距離是二尺四寸。由於栽樁的花費太大,又很麻煩,逐漸便將其練法移到地面上進行,依然保留其在樁上的所有練習內容。所以,後來拳的全稱叫做落地干支五式梅花樁,簡稱梅拳。梅拳這門拳術,以步法見長,腳下靈活多變,攻守自如,變化複雜。經過三年的苦練,韓其昌在尹老師的介紹下給五式梅花樁十五代傳人趙英連老師叩頭拜師,成為梅拳的正式入室弟子。就這樣,韓其昌又經過了七年的刻苦練習和鑽研,才算了解了梅花樁拳的功法真諦。

                                                

              韓復光的梅拳拳照 (他是韓其昌的叔伯兄弟,抗日時期參加遊擊隊。)


  1929年,由南京中央國術館主辦的民國第一屆武術擂臺賽在杭州舉行,韓其昌代表河北省參加了這次比賽。比賽中,韓其昌力挫群雄,勇奪銀尊獎一座,上書賽孟賁三個大字,成為了響噹噹的武術國手。


  1932年,韓其昌來到了北平,那時北平還沒有教授梅花樁拳的。為了傳拳授藝,韓其昌在辟才胡同王爺佛堂創辦了健族國術研究社,同時在志誠中學、貝滿女中、協化中學教授武術課。韓其昌的俠風義骨自此傳遍了北平。當時北平有八卦名家劉志剛、形意名家李建秋二位拳師,也都是行俠仗義的好漢,他們二位與韓其昌交好甚厚,劉志剛年齡最長,李建秋次之,韓其昌居三,三人結義拜為兄弟。於是江湖上又齊送他們三人一個綽號:風塵三俠。


  韓其昌有個響亮的綽號——沱南俠鐵臂韓其昌。沱南是指滹沱河南岸一代,俠是讚語。韓其昌武功卓絕,武林幫派發生衝突時,常有人請他從中斡旋。韓其昌常說:天下武術是一家,人不親藝親。有時也會遇上那軟硬不吃的渾人,韓其昌也是略施小計折服對方便了。當初有滿老安、楊老修兩位拳師為了徒弟間的傳話而反目,各自聚有三百餘人要比武爭高低。韓其昌連忙趕到,以理相勸,兩位老師心悅誠服,可是其中有一個二十來歲的小夥子不服,聲稱要與韓其昌比武,如果輸了就聽韓其昌的勸解,如果韓其昌要是輸給他,就得拜他為師少管閒事。韓其昌聽罷微笑道:老弟功夫好,就來撅撅我這根手指頭,撅動了我拜你為師,不管閒事,撅不動,你就聽我良言相勸,從此交個朋友,相安無事,如何?小夥子躍身向前,一把抓住韓其昌的食指便撅,發狠要把韓其昌的食指掰斷。誰料沒有撅動。於是小夥子兩隻手扳住韓其昌的食指屏住氣齊用力,臉憋得通紅,還是沒有撅動。這時有人喊道:此乃是金剛指的功夫!小夥子這才知道韓其昌的功夫非同小可,連忙賠罪。


  韓其昌為人慷慨,不惜錢財不惜力氣,教了不少學生。有些學生家境貧寒,韓其昌不僅不收他們的學費,還解囊相助。鄉里鄉親遇到困難他也總是盡力相助。一次雨後,大夥到地裏割麥子,一輛裝滿麥捆的騾車陷在泥裏怎麼也出不來,正在大夥為難之際,韓其昌走了過來,伸出一隻胳膊往車軲轆底下一墊,說道:趕車!大夥說:這不得了,陷車不要緊,別壓折了胳膊。韓其昌說道:快趕吧!車把式鞭子一抽,騾子一驚用氣力來,韓其昌就在車軲轆滾動的一刹那,胳膊用勁一轉,大車就從泥水坑中上來了。大夥忙圍過來看,只見韓其昌的胳膊沾滿泥水,並無半點傷痕。自此,韓其昌又多了一個綽號鐵臂。韓其昌的鐵胳膊並非天生的,他在十六七歲時就在師父的嚴格指點下,練就鐵布衫功夫。

                                                      


  韓其昌號稱俠士,但並不僅僅局限於行俠仗義上,他有鮮明的立場和觀點,有著強烈的正義感。他有個叔伯兄弟名叫韓復光,抗日時期參加遊擊隊,在一次秘密集會時,被叛徒出賣而被捕,日偽軍要將他活埋,韓復光大義淩然,視死如歸。後來被抗日軍民救出。韓其昌對其弟很是敬佩,提起來總是說:任敵人用什麼刑,一點兒不草雞(膽小畏縮),是條好漢!韓復光被救出後,黨組織派他進北平搞地下工作,當時韓其昌在北平武術界已是極有聲望了。韓復光便利用這層關係,在韓其昌的健族武術研究社社址王爺佛堂建立了地下聯絡站,在白色恐怖非常嚴重的情況下,韓其昌置個人安危於度外,慨然應允。當時共產黨在天津的負責人李廷元等經常出入那裏。


  由於叛徒的出賣,這個聯絡站暴露了,北平憲兵三團派來一隊憲兵包圍了健族國術研究社,指名要抓李廷元。當時,李廷元不在,韓復光與另一位地下工作者王書欽都在,憲兵隊長手裏有一張照片是李廷元與韓光、王欽的合影。憲兵抓不到李廷元,就要抓走韓光和王書欽。正在這千鈞一髮之際,韓其昌趕了回來,他問明情況後說:你們不能隨便從我這裏抓人,這是我的師弟,那是我的徒弟,我可以擔保。憲兵隊長說:我們要抓李廷元,他倆和李廷元一塊照了相,就得帶回去問問。韓其昌道:李廷元是我們的老鄉,他到這裏來是看我們練把式,你們既然是抓李廷元的,他倆不是李廷元,你們不能把他們帶走。憲兵隊長還是不依,韓其昌道:和李廷元認識的人你們是不是都抓?要抓,我也是一個。憲兵隊的人知道韓其昌在這裏開了十來年武術社了,武功、威望極高,因此也不敢過分糾纏,便說道:不抓他們可以,你可得擔保,他們不能溜,隨時有事都得來傳。韓其昌道:「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我的王爺佛堂跑了。」等憲兵隊一走,他馬上派幾個徒弟護送韓復光、王書欽脫離險地。


  1949年,曾被韓其昌營救的地下工作者韓復光便來找韓其昌,請他到中央警衛二師教授武術。韓其昌了。他結合戰士們沒有武術功底基礎的特點,簡化教學過程,將簡單、實用、收效快的武術散手、擒拿技術及刺殺技術整理出一套系統的教材,傳授給肩負警衛任務的戰士們。現在,公安系統訓練使用的一些擒拿技術中,還保留使用著韓其昌的教材內容。


  1950年10月,舉世聞名的抗美援朝戰爭開始了,中國人民志願軍雄赳赳、氣昂昂跨過了鴨綠江,舉國上下全力以赴支援前線,有錢出錢、有力出力,這一切感染了韓其昌,他想,我是一個練武之人,怎麼報效國家?參軍上前線,五十多歲了,人家不要。出錢捐飛機?練了一輩子武,到頭來仍然是一貧如洗。他將心裏的苦悶向主管體育部門的負責同志傾訴了出了。這時有關部門正要組織義演為抗美援朝捐獻飛機,他們將這一消息告訴了韓其昌,並對他說:「能出大力出大力,能出小力出小力,只要是出力,就是對國家做了貢獻。」韓其昌高高興興回到武術社,將徒弟們集合起來,認真訓練,以高水準的表演和精彩的對打參加了北京武術界在中山公園中山堂舉行的義演。

                                           

                                                                         鐵臂俠韓其昌授徒彩照


  武術逐漸得到了社會的重視,北京的一些高等院校為了增強學生體質,陸續開設了武術課。經人介紹,北京大學正式聘請韓其昌前往任教。北京大學是全國首屈一指的高等學府,一個沒念過幾天書的拳師能立得住腳嗎?韓其昌立住了。他精湛的武功、高尚的武德贏得了大學生們的愛戴,登門求教學藝的同學絡繹不絕。這些大學生弟子們,現在多是五六十歲的人了,他們有的執教高等學府,有的任職科研機關,有的效力艱苦邊疆,有的領導部門工作。這些學生回憶起當年的練武活動,無不承認自己能於武中得益。


  韓其昌始終關心中華武術的發展,尤其關心武術的科學化。1950年代後期,蘇聯派來一批生理學家、運動學家幫助中國的武術家們進行研究。他們運用科學的方法對從事運動的人進行各種功能的測定。韓其昌當時正為氣功學習班講座,他盡全力協助蘇聯專家的研究,終於首次得出「氣也是一種物質」的結論。


  韓其昌是武術界的壽星,他的豐富閱歷、淵博的知識使他成為武術界的活檔案。他自己也常說:「我要把自己知道的都講給後人,我不在世,好些事情就沒人知道了。」


  1984年10月21日,北京五式梅花樁研究會正式成立,韓其昌以90歲高齡當選為會長,他表示如今是中華武術發展的昌盛時期,他要將數十年的真功夫和寶貴的實踐經驗毫無保留的貢獻出來。

  1988年9月1日,韓其昌離
,他人去藝留,他親手栽種的這枝梅花將越發的芬芳吐豔,他所傳授的梅拳拳藝後繼有人,越發興盛。

 

     本人曾跟太極宗師之入室弟子及

        北京氣功師學習,

         練功十多年,

             願教授 :

(1) 健身氣功---八段錦、易筋經、 鶴翔樁、

大小周天功等

(2) 太極拳---傳統拳式及用法、

  太極鬆功、 太極樁功、內功心法等

      功法自然、安全、符合科學,

        收費大眾化,時間有彈性。

          (只在香港屯門黃金海岸任教)

有緣者請電 9556 2149 梁先生洽

       (可用what’s app 聯絡)

     電郵: lsw123456@gmail.com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