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談論文學、歷史、哲學、科學、武術、養生、郵票、錢幣、笑話、時事、奇聞異事等等
  • 52178

    累積人氣

  • 58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太極拳及八卦掌大師劉光斗軼聞兩則

 

 太極拳及八卦掌大師劉光斗軼聞兩則

 

 

                             ()

 

                                                       

 

    劉光斗(1912—?),又名光魁,字元化。武術家。祖籍山東蓬萊,1912年生於蓬萊市,1916年隨父去北京(其父康甫,大學畢業後在北京外交部工作)。7歲拜北京張玉蓮為師,習練譚腿門拳術,從十路譚腿開始,十路行譚、掩手母子、查拳、練手拳、短拳、二十四式、串拳、六家式、譚腿對練、譚腿單操等。還有雙手帶、春秋大刀、虎頭鈎,馬眉刀、雙刀、雙橛和六合大槍(劉得寬傳授)等器械。三年後,繼拜王茂齋為師,習練吳式太極拳、刀、劍、槍、太極桿和推手。劉光斗穎悟超群,出類拔萃,經年累月刻苦練功,加之名師指點,幾年後盡得精奧,終成吳式太極第三代弟子,後經王茂齋薦舉拜在八卦名家唐興福門下,習宋氏八卦掌。唐興福八卦精純造詣極高,是董海川弟子宋雲甫的掌門徒弟,曾在清旗營任教頭之職。星轉斗移,幾年後劉光斗全面繼承了宋氏八卦掌、八卦刀,八卦槍等,功夫與日俱增。

    劉光斗17歲考入北京朝陽大學,在校期間仍練功不輟,並教授了一批弟子(二十多人),其中有同學希祖、趙光國、周家元、庚瑞琦等。那時劉晚蒼經其叔祖劉桐堈(字鳳坡)介紹,也到朝陽大學跟劉光斗學拳。趙鑫州在朝陽任教,看到劉光斗教劉晚蒼練短拳尋根問底,稱讚不已,但是怕影響他教拳,找到唐興福,言及不讓光斗在朝陽教拳,按輩分劉光斗得叫趙為師叔,後來只好改到別處去了。

    幾年後劉光斗去王茂齋處看望,王老與劉光斗搭手,也有意試探其功長進如何?一個撂手,光斗身一沉,王老未撂動,王老哈哈大笑,說光斗這幾年長進不少,後生可畏啊!

    1932年劉光斗去西安禁菸局工作,月薪80元,又在陝西省武協掛職,月薪20元,這一時期,經常參加一些武術活動,曾受到楊虎城將軍的接見,並在他家進餐。

    一日,一個叫崔雲祥的壯漢,拳腳功夫樣樣精通,並揚言曾打倒十五位有名拳師,聞劉光斗之名,特來拜訪。一見面,劉光斗見此人虎視眈眈,氣焰囂張,與其商定三個回合定輸贏,此人力大兇狠,一個黑虎掏心,奔劉光斗而來,劉光斗以迅雷之勢,用八卦轉掌避實擊虛之招將其打翻在地,其躍起連續猛撲,被劉光斗接連打翻了幾個跟頭,最後扒在地下不起來,非要拜師不可,說我和多個拳師交過手,從未見如此高手者。劉光斗不得已只得收其為徒,授以宋氏老八掌。還有一個姓黃名英,四川人,祖傳十二輩練少林拳,聞名找到劉光斗較技,一出手就讓劉光斗打翻在地,不堪一擊,劉光斗叫他起來再上,他扒在地上不敢起來了。像此類比武之事不勝枚舉。

    1936年劉光斗在西安接到中央國術館館長張子江邀請他到南京去做教授(楊虎城推薦),劉光斗在當年農曆十月初到達南京中央國術館。到南京後,劉光斗又寫信給北京的弟子劉晚蒼、劉煥烈,讓他二人到南京去,因劉晚蒼生意脫不開身,派其弟子廖叔庭同劉煥烈去南京中央國術館,住在館內南大院,白天訓練學生,晚上他們自己練拳。

    一日,中央國術館教練要與劉光斗比試,在現場有張子江、邵力子、馮玉祥、李烈鈞、吳峻山。李烈鈞監場,比賽規定,誰出手傷人,按戰犯處。館方教練是練二路炮捶的,據說功夫很高,劉光斗是練太極拳的,胸帶懷表文質彬彬,館方教練鼓吹太極過柔,不堪一擊。比賽一開始,館方教練就先發制人,出手用重拳猛擊劉光斗胸部,只聽嗡的一聲,劉光斗一挺身穩如泰山。這時,李烈鈞立刻上前把劉光斗的懷錶摘下來,以防打著懷錶。對手復一拳疾如閃電,劉光斗側腰閃過,已摸清對手虛實,對手又一直出擊,出手兇狠,劉光斗在其勁發將至未至之際,出左手採帶其左手,用挒勁擊在對手肩部,將其發出並抬起一腳說,我若用此腿,爾非死則傷。外觀眾人只看見劉光斗稍轉未見用分毫之力,對方已被彈出。當場馮玉祥說這是真正的以柔克剛。事後國術館裡的學生一提起劉光斗,都說刮刮叫(指功夫)。以後馮玉祥將軍在接見劉光斗時還談起比武之事,劉光斗說太極功表面極柔弱,內裡是至純剛,是棉裡裹鐵。

    張子江的外甥劉鴻甫以及嚴玉振與劉煥烈住在一個屋子裡待了兩個多月,相處甚好,無話不談。嚴玉振說:劉光斗的功夫是高,但打日本光憑功夫不行,還得國力強盛,一個大學生不該到這裡搞武術,太可惜了。在這期間,劉光斗曾和一教練員交往甚厚,臨別時曾把自己從西安帶過來的大桿子贈送給他以作留念。

時值日本軍國主義侵我東北三省,劉光斗慷慨激昂,曾題詩述懷:展首青眸萬里雲,九州天下有雲煙,腳踢鏽球三萬里,打倒東瀛到神州。後來發生西安事變,南京政府一片混亂,劉光斗師徒在南京住了兩個多月(在這期間,吃住享教授待遇,回家教授證火車票免費)之後回到北京。

    1938年劉光斗回到蓬萊。劉光斗第一個妻子早已病死,其妻孫伯謹女士是孫岳(國民革命軍第二軍軍長,馮玉祥是第一軍軍長)的乾女兒,也因難產而亡。回蓬萊後,與陳伯俠(螳螂拳師,曾走江南,人稱鐵老頭)之女陳鐸結婚,生女素霄(現在北京)、子劉兵(現在天津工作)。劉光斗在蓬萊也教授了一些弟子,其中有劉明甫(現在哈爾濱定居,亦是太極拳名手)在蓬萊閣遞貼拜師,成為劉光斗入室弟子,曾參加哈爾濱市太極推手比賽,獲二等獎。幾經戰爭,動亂之際,劉光斗於1944年攜妻子兒女赴北京、天津,後下落不明。

                                                         
 

                             ()

 

    劉光斗(1912—?),七歲起相繼拜張玉蓮、王茂齋、唐興福等名家習練教門譚腿(包括十路譚腿、十路行譚、二路查拳、短拳、燕拳、練手拳、二十四式、六家式、串拳、雙手帶、秦家鐧、如意梅花刀、三義刀、羅家槍、大槍、鈎、鎲等)、吳式太極(拳、劍、刀、槍、粘桿、推手等)、宋氏八卦(掌、刀、槍、七星桿等)、形意等拳械,深得武學堂奧。劉光斗是王茂齋的得意弟子,在王門弟子中文化程度最高,後來在王茂齋推薦下又拜唐興福為師習宋氏八卦,一同投到唐門的還有王茂齋之子王子英。唐興福,滿人,全名唐格拉氏•興石如,人稱興三爺,為宋永祥(字雲甫,董海川高足,以泥手巴掌著稱)的唯一嫡傳,功力頗深。由王茂齋將其子王子英與弟子劉光斗推薦到唐氏門下一事,便可知唐興福公的拳技水準。只可惜今人習練八卦掌者對宋永祥一枝漸已淡化,多以本宗為崇,給後人留下一團迷霧。

 

    劉晚蒼幼喪父母,由其祖父養大,自幼在家鄉隨人學拳。到1920年祖父去世,生活艱難,遂由叔祖劉桐棡帶到北京謀生,在東四七條復興糧店學徒。他比劉光斗大六歲,個頭也高,心中不服。在跟劉光斗比試之後,才拜在門下。劉光斗所練拳械種類極多,且當時正在朝陽大學法律系讀書,時間有限,便將譚腿門拳械分開傳授給劉晚蒼、劉煥烈並讓他二人以後互相教給對方,而太極、八卦等主要拳術則二人同學。據劉煥烈老先生回憶,當時每到週末劉光斗都要約劉煥烈和劉晚蒼到家裡推手,時常被劉光斗發出,在地上摔得兩手都磨出了老繭。在劉光斗的嚴格要求之下,劉煥烈、劉晚蒼二人拳架均中規中矩,到老保持原架風貌。此前《武魂》曾有文章評論說保持了王茂齋老架的只有劉光斗等少數門人,事實確是如此。在推手技術上,劉光斗的弟子劉煥烈、劉晚蒼二人當時也不相上下。後來,劉光斗娶國民革命軍第二軍軍長孫岳的乾女兒孫伯瑾為妻,住在大佛寺西街37號孫的姨夫、時任甘肅綏靖主任鄧寶珊的宅院。當時,漸入老境的唐興福將自己最得意的刀、劍等兵器都傳給了劉光斗。據劉煥烈老先生回憶,當時他去劉光斗老師家中,劉光斗還曾讓他將唐興福師所傳兵器拿到打磨廠軋光。

    劉光斗大學畢業後於1932年到西安禁菸局工作,並在陝西省武協掛職。劉晚蒼隨師同往,劉光斗在陝西國術比賽中獲大槍第一,由此得大槍劉美譽。在楊虎城推薦下,劉光斗接張之江函請曾去中央國術館待了兩個月,並寫信給在北平的劉晚蒼、劉煥烈,要他們同到南京,劉晚蒼因北平生意脫不開身,便派其弟子廖叔庭與劉煥烈南下。1936年底,劉光斗返回北平,劉煥烈於1937年回蓬萊老家照料家中二老。不久抗戰開始,劉光斗於1938年失業回到蓬萊城。此前,其妻孫伯瑾難產身亡,劉光斗回蓬萊後又娶了螳螂拳師陳伯俠之女陳鐸為妻,並常寫信邀劉煥烈進城比手,同時開始教授劉明甫等人拳術。後來劉光斗、劉煥烈師徒二人以私通八路名義被日偽關押,受盡嚴刑。劉光斗被保釋後,本打算回家向母親訴說苦衷,到家後竟見母親因遭受日偽毒打而服毒自盡,致使精神失常。不久,帶妻子兒女離開蓬萊,輾轉天津、北平,期間曾寫信給劉晚蒼,命其隨王子英學習玉魔杖,此後下落不明,知情者只有其妻陳鐸。後來,劉光斗子女曾問母親陳鐸其父是怎麼死的,陳鐸說她在遺囑中會寫出來。然而陳死於突發性的腦溢血,根本沒來得及立遺囑。這就使得劉光斗的下落成為永遠的謎團。有說是死於日本人之手。

    劉光斗傳北京劉晚蒼(19061990,原名劉培松)、蓬萊劉煥烈(1911~ )、哈爾濱劉明甫(1914~ ,原名劉煥炳)等。此四人均為山東蓬萊大辛店許家溝人。其中,劉煥烈、劉明甫二人是親弟兄,二人的父親與劉晚蒼的爺爺又是親弟兄。

 

附錄:

劉光斗先生太極拳論—太極拳內功精解

    太極門內功的根本在太極拳裡,自然我要講太極拳了。但我決不畫圖作說來講太極拳的式子。太極拳的式子,已有孫祿堂先生的太極拳,講得很好,雖然他與此地的楊派有所不同,另外許禹生先生著的十三勢圖解,倒是楊派所傳,盡可參考。但是沒有著書而精於口授的老師傅傳的更多了,須知孫、許二先生都是由口授得來的。

    我所講的是在學會拳架後,怎樣用功的方法。拳架學會以後,只要學者用流水不腐的眼光時常去練,晨昏無間永不擱下,自然能滴水石穿,水到渠成,及至熟能生巧,久能通神,這是自然的道理。日子久了,功夫自然不可思議,但必須注意的是,運動時手裡要穩沉,然後以意運行,前後左右一貫而下勁似斷非斷,手似連非連,即是不丟不頂,所以說是無間然。

    玲瓏好似九曲之珠,無處不可以變化,手裡智靈之勁如潭深之月,差之毫釐失之千里,初學的人講不得這個,過來的人是明白的,對初學的人應告訴他,功夫練快了是求不出功夫的,須走越慢越好,越是慢些,氣力越能長些,下苦功的人,練一路架子,百多手常常練一個多鐘頭,日積月累,自能求出真功夫來。

    練太極的人很注意涵養,說是弱如處女,弱女要練要弱到什麼樣呢?主要是練習久了性體非常平靜、自然,他有平靜的需要,所以才練的如此,像墨濺在水裡,放墨汁保護自己一般。你想用智而操勝算的拳法,那得不是精明而平靜的人呢?唯獨心地平靜而後才能精明,最後把人練得迷而復醒,才算進入了化境,登堂入室者也。功夫不練此種不能受用。凡是發勁都是由含蓄裡來的,心非涵養定不下,勁非含蓄得不著那個手中的真勁。真勁就是心神專一發出來的,所謂涵養得到,然後功夫才能演戲用。自然得著這種勁,蠅蟲不能落,一羽不能加,其神秒可想而知,也不僅像放箭那樣利害,有人把這種勁比著崩弓。功夫練的好了,無處顧忌不到,這還須要更深一層的鍛鍊,把得著的這點真勁按著架子指點著,使他處處都牛肉麵摩到了比給他看。教他處處都掛上這點真勁的意思在內。這時學者才知道自己所練的太極拳,描龍畫虎的樣子,處處都不是沒有用的,自然他會精益求精,把自己練出來的鋒棱掩藏起來,並且練的更圓活了,大概越是精於太極拳的人,手裡更含渾,就是這個理。他的手容易哄人,他會把人當成瞎子看的,他自己變不用眼睛了。

    會太極的人,不難與外人氣。他自有勝人的奧妙,他瞧不起人家講究力大手快、手毒,這些說,他的手毒不毒,他可以自主,但決不以手毒討便宜。他的手就是慢,但比得別人快,因為他懂得取勢,所以別人快也沒有用處了,人家講力氣,他最瞧不起。真的他聽著勁、描龍畫虎的指劃指劃人家就沒法難倒他了。太極拳練到這裡就算九尺桿頭,學者如願在進一步,須看自己的力量如何?有人說太極門沒有力量怎樣打人,此話並不稀奇,因為外門不懂太極門至純至剛的道理,看他沒有濁勁,純是柔弱,怎能不吃他的虧呢,所幸不欺負他,他有這樣的拳德,還有那些碌碌之輩,外表並不強健,還沒得著這種真勁,就可以同日而語嗎?

 

                     本人曾跟太極宗師之入室弟子及

北京氣功師學習,練功接近四十年。

願教授

(1) 健身氣功

八段錦、 易筋經、鶴翔樁、

丹田命門呼吸法及運轉法、

暢通奇經八脈等 。

(2) 楊式太極拳

(包括推手、用法及內功心法等)

只在香港屯門黃金海岸任教。

有緣者請電9556 2149

(可用what’s app聯絡)

電郵: lsw123456@gmail.com

梁先生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